社會天文學史十講

社會天文學史十講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4-12
出版社:復旦大學出版社
作者:黃一農
页数:311
字数:227000
书名:社會天文學史十講
封面图片
社會天文學史十講

内容概要
作為一位受過完整西方前沿科學訓練的歷史工作者,本書作者在探索歷史的脈絡時,常能呈現大異于常人的視野和深度。書中所揭舉的"社會天文學史",是作者過去十多年來所嘗試開創的新興研究方向,目的在析究傳統天文與政治或社會間的密切互動關系,並讓科學史研究能與歷史研究進行既有趣且深具意義的對話。本書從星佔和擇日這兩個古代天文家相當重要的職掌出發,試圖還原古代天文的真實面貌。書中所收各篇,可以說是學界迄今為止奠定"社會天文學史"基石最扎實的個案研究,同時也大致勾勒出此一領域的可能發展空間。
作者简介
黃一農,1956年生,1977年畢業于台灣清華大學物理系,1985年獲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物理學博士,旋即至麻州大學天文系從事研究。1987年改行任職于台灣清華大學歷史研究所。研究興趣為天文學史、天主教傳華史、明末清初史、海洋探險史、術數史和火炮史等。1 993年應邀至荷蘭萊頓大學擔任首屆"胡適漢學訪問講座",並次第獲得台灣最重要的幾個學術獎項和榮譽。曾任台灣清華大學副教務長,現為人文社會學院院長。迄今共發表論文約百篇,其中已有十篇次被譯成英、日、法、意等國文字,論文亦曾刊于《科學》(Science)及《自然》(Nature)等權威科學雜志,並應邀為美、荷、意等國出版的數種百科全書撰寫有關科學史的條目。
书籍目录
自序1 汉成帝与丞相翟方进死亡之谜2 中国星占学上最凶的天象:“荧惑守心”3 中国星占学上最吉的天象:“五星汇聚”4 星占对中国古代战争的影响5 耶稣会士对中国传统星占术数的态度6 从尹湾汉墓简牍看中国社会的择日传统7 选择术中的嫁娶宜忌8 清前期对“四余”定义及其存废的争执9 清前期对觜、参两宿先后次序之争10 通书——中国传统天文与社会交融



下载链接

社會天文學史十講下載

评论与打分
  •     本書作者學養深厚,各篇文章考據說理透徹,是希望深入了解中國古代天文學史人士必讀書。
  •     有幸听過黃一農先生的三次講座,真是太精彩了,真正學者!對天文、歷史感興趣的話,值得一看。
  •     黃一農院士的書還是非常不錯的,都是其代表性論文~
  •     或許在閱讀了這本書後,會對中國的文化、理念有新的認識,在此前就閱讀了另外席宗澤的《科技史十講》,都不錯!!!!!
  •     十講系列都不錯,買了很多,物美價廉。
  •     頂適合一般入門之用,但嫌解識欠深入。
  •     又是折損及磨損
  •     喜歡歷史,同時對天文學感興趣的人可以看看此書。通過此書可以了解,天文學在古代中國,除了制訂歷法、了解農時、觀測宇宙等科學意義外,還有重大的現實政治意義。天文學為政治服務,並深刻影響現實政治,同時深刻影響人們的觀念。
  •       
      西閃/文
      前些日子布宜諾斯艾利斯下了雪,這可是89年來阿根廷首都第一次下雪。不單是阿根廷,南半球的不少國家,像巴西南非都罕見地下了雪。如此稀罕天氣,讓當地人驚奇不已。他們紛紛走出家門拍照留念,打打雪戰,聊聊全球氣候異常的閑話,不過似乎沒產生多少感時傷懷的文字,更沒听說有人為此憂心如焚。不像北京,前些日子听說也飛了雪,後來又听說不少專家緊張得要命,紛紛出來闢謠。有的說那是水花,有的干脆斷然否認,好像下雪的權力已然從老天爺手中下放到了氣象局。
      不知南北半球是否都歸屬一個天,也不管這北京六月的雪究竟下了沒有,從比較的角度看,老天爺在我們這地界之上表現得心思復雜卻是無疑的。看那南半球的雪下得多直白多沒遮攔,哪像我們這邊捉摸不定眾口難辯,甚而還頗有警喻的味道?否則,區區幾粒水的結晶體,哪值得人們這般緊張揪心?
      當然,如果一場似有卻無的雪能推動社會氣象學的進步,那就顯得出我們這片天的優越性了。據我所知,學界對這門學問的研究甚少,成就也不多。這方面的書太少,僅看見一本《社會氣象學導論》,內容泛泛,並不見六月飛雪的鮮活例子。有趣的是,作者姜海如先生是湖北省氣象局的副局長。可見這門學問反倒是政府官員走到了學者前頭。
      當然也不奇怪。如果是單純的氣象學研究,自然是學者強于官員。若論與“社會”的聯系緊密程度,那官員的優勢就凸顯了,考察歷史即可一目了然。那時候所講的氣象不是“朝霞不出門,晚霞行千里”之類的民諺內容,很大程度就類似于社會氣象學,所謂天人感應,災異與人心大有關系。遇到“春霜夏寒”或是“六月飛雪”,官員們得向皇帝報告、解釋。如果這類災異頻仍,那就有可能是皇帝“不德”和肱股“不良”導致,皇帝要下罪己詔,而實際的責任當然得由官員們承擔。該降級的降級,該免職的免職,弄不好還有殺身之禍。在這種壓力之下,官員的學問做得好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故此,古時天文氣象之學是由皇家指定的機構和官員獨佔,尋常人不可以研習,也不可以置喙,否則就是挾天自重,蠱惑人心。自晉朝開始到滿清,官府禁制不斷,若有人違反禁令暗地學習和傳播,那麼等待他們的就是大闢之刑。而今時代不同了,社會氣象學已非官學,但官員的學問底子厚實,確有歷史淵源,非尋常人等可比。
      如果說《社會氣象學導論》略嫌空泛,那麼可以參閱黃一農先生的《社會天文學十講》。畢竟,天文氣象歷來密不可分,同屬官方壟斷的“星氣讖緯之學”。黃先生是物理學博士,後又從事天文學研究,再步入社會天文學史領域,學兼文理,成就不凡。他講述的可謂星空下的中國社會史,其紛繁有趣不僅可以吸引更多的學者關注我們頭頂上的這一片,也關注這片天空之下多姿多彩的社會和人心。
      不過,這門社會氣象學能不能起到天人和諧的作用,那就只有天知道了。我們當然想跟老天爺搞好關系,但老天爺的心思誰琢磨得透?
      
  •     黃不是物理學博士,在自序里講清楚了,沒過資格考,他是哥大天文學的
  •     抱歉,更正,他本來博士報的是物理系的理論物理,但是沒過資格考,于是轉行天文學,由天文學的博士帶他,做天文學的題,然後在物理系拿的物理學的博士學位。
    哎。。。就像唐代啥時候中進士,啥年做了啥官。
    精英的那些日常俗事啊
  •     黃一農評為中研院院士,更多是依仗他在Nature和Science上的發文(拿自然科學頂尖Journals的成果評人文學組的院士.... 豈能不贏)。至于黃一農在天主教史、火器史、天文史的研究,確實也做的不錯,但如果純粹從史學成就來看,確實是評不上中研院院士(大家有目共睹台灣有許多很牛的歷史學家,不也評不上中研院院士,黃一農在史學領域的成就確實比他們差遠了。但有Science和Nature的數篇論文,其他人文學者們也只能… 望天… )。
  •     坑啊
  •     回復 奶瓶︰  又有人自以為是說外行話了,黃當選中研院院士,你真覺得是靠nature science那兩篇學術通訊??看看黃先生的著作吧︰http://www.hss.nthu.edu.tw/~ylh/category_list.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