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院士對話

與院士對話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1-10
出版社:經濟科學出版社
作者:陳建輝
页数:349
书名:與院士對話
封面图片
與院士對話
前言
2003及此後的幾年,我有幸采訪了40多位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院士,成文後發表在《經濟日報》為我開設的“與院士對話”專欄上。文章都是對話體,這種形式可使院士們的思想反映得更準確,更原汁原味。受訪者包括周光召、路甬祥、徐匡迪、徐冠華、袁隆平、吳良鏞……院士們都是科技精英,為了使采訪能切中要旨,事前我也閱讀過相關材料,但采訪時仍為他們豐厚的學養、前瞻性的思維和深邃的洞察力所深深震撼。文章見報後,院士們的許多觀點成為各級政府和企業貫徹黨中央、國務院建設創新型國家戰略部署的重要參考,這使我感到至為欣慰。    院士們思考的問題多基于專業,又不限于專業,但都是社會、經濟發展的深層次問題。    院士們特別關注科技創新。周光召院士、徐冠華院士、路甬祥院士、陳竺院士、潘雲鶴院士、王選院士、胡啟恆院士,指出我國科技創新能力薄弱已成為制約科技乃至經濟發展的瓶頸,模仿國外技術勢必使我國喪失科技和經濟自主能力。他們呼吁,“中國制造”要加強自主創新,從而創造需求,拉動消費;要加快建設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台,實現科技資源共享。     院士們特別關注我國資源問題。他們認為,必須落實科學發展觀,發展循環經濟,建設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社會,否則,失去資源和環境依托的經濟增長勢必缺乏後勁,經濟大起大落在所難免。錢易院士倡導︰發展循環經濟實現“三贏”。牛文元院士直言︰GDP增長不等于經濟發展。徐匡迪院士警示︰有三個地球也不夠我們消費。陳良惠等院士建議︰建一個“照明節電的三峽工程”。石元春院士呼吁︰在農村種出一個“綠色大慶”。陳良惠等院士關于大力發展LED等節能固態照明技術的建議,既有前瞻性,又有可操作性,5年後的2009年,LED技術被國家列為重點推廣的節能技術。我國再制造工程的首倡者徐濱士院士三度參加“與院士對話”,提出再制造既不是回收,也不是維修,而是以先進技術和產業化生產為手段,修復或改造廢舊設備,使其性能達到甚至超過原設備。2010年,國家發展改革委等11個部委聯合發布的《關于推進再制造產業發展的意見》,就閃爍著徐濱士院士的思想火花。    作為極富社會責任感的科學家群體,兩院院士想人民群眾之所想,急人民群眾之所急,通過“與院士對話”,對人民群眾關注的很多話題給予了積極回應。針對食品安全問題,盧良恕院士坦言,食品安全是人類健康的永恆主題。李振聲院士分析了糧食單產下降的原因。袁隆平院士強調,中國人能自己解決吃飯問題。朱兆良院士則建言,拓寬思路保障糧食安全。針對城市化問題,吳良鏞院士暢談了中國建築師如何迎接“城市化”。葉大年院士探討了城市分布的對稱性規律。陳肇元院士剖析了樓房為何會多米諾骨牌般倒塌。周干峙院士則告誡,城市規劃不能背離科學與民主。針對教育問題,張堯學認為,“數字化學習港”讓終身學習成為可能。周立偉院士認為,科技創造的靈感源于人文素養。徐匡迪院士則認為,工程師決不是高級工匠。針對“三農”問題,盧良恕院士建議,加快推進農產品加工向現代食品制造轉型。周干峙院士則指出,農民變貧民不是中國城市化的方向。對于醫療問題,巴德年院士主張,維護國民健康是政府的重要職責……    院士們的真知灼見啟迪了我,也同樣啟迪了讀者,“與院士對話”在社會上產生了廣泛的影響。既為系列文章,讀者們往往讀一篇而急尋其余,可是卻不易尋得,這就是報紙散亂的特性給讀者帶來的不便。因此,從第一篇文章見報起,就有朋友囑我集納成書。此後,常有好友或讀者提j起此事,我也多次應允,然而一拖數年,編了放,放了編,久聞其聲而不見其形,愧對了朋友們的厚愛,更有負讀者的企盼。    近日,趁休年假,再次品味這些文章的原稿(見報時有刪節),越讀越覺得還真不是“明日黃花”,院士們的遠見卓識對我國社會經濟發展仍有現實意義。于是決心結集。但付梓之時,內心卻變得惶恐,這是我的作品嗎?的確,我只是一個記錄者,那都是院士們的智慧結晶,能借我之手再次把這些智慧奉獻給讀者,我很滿足。    在此,我要誠摯地向所有接受過我采訪的兩院院士致謝,向所有關心“與院士對話”的讀者和朋友致謝。    文前幾句告白,權為序吧。    陳建輝    2010年冬天于北京
内容概要
  院士們思考的問題多基于專業,又不限于專業,但都是社會、經濟發展的深層次問題。  院士們特別關注科技創新。周光召院士、徐冠華院士、路甬祥院士、陳竺院士、潘雲鶴院士、王選院士、胡啟恆院士,指出我國科技創新能力薄弱已成為制約科技乃至經濟發展的瓶頸,模仿國外技術勢必使我國喪失科技和經濟自主能力。他們呼吁,“中國制造”要加強自主創新,從而創造需求,拉動消費;要加快建設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台,實現科技資源共享。
作者简介
  陳建輝 出生于湖南常德,高級編輯,全國優秀新聞工作者,現任經濟日報政科文新聞部副主任。
  長期從事科技新聞報道,特別關注科技、經濟和社會發展中的重大問題,撰寫了《中國人不能老乘飛機吃大豆》等有影響的新聞作品,策劃了《科學發展看治沙》等有深度的系列報道,多次榮獲中國新聞獎、中國科技新聞獎、科星新聞獎等獎項。
书籍目录
《與院士對話》
科技突破,呼喚精神力量和學科交叉
 —— 对话中国科学院院士周光召
中國建築師如何迎接“城市化”
 —— 对话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院士吴良镛
原始性創新,科技界不容回避的課題
 —— 对话中国科学院院士徐冠华
人類必將走出地球搖籃
 —— 对话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永志
相關鏈接︰與祖國命運同頻共振
 —— 记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总没计师王永志
核電是解決“電荒”的合適途徑
 —— 对话中国工程院院士潘自强
鋼鐵熱在技術上是倒退
 —— 对话中国工程院院士张寿荣
如何促進鋼鐵工業健康發展
 —— 再访中国工程院院士张寿荣
鋼鐵熱將干擾我國工業化進程
 —— 三访中国工程院院士张寿荣
為科學家修建”塑膠跑道”
 —— 对话中国工程院院士胡启恒
警惕互聯網應用舍本逐末
 —— 再访中国工程院院士胡启恒
鍛煉中國企業的”大腦”
 —— 对话中国工程院院士潘云鹤
產品創新是建設創新型國家的主戰場
 —— 再访中国工程院院士潘云鹤
維護國民健康是政府的重要職責
 —— 对话中国工程院院士巴德年
食品安全,人類健康的永恆主題
 —— 对话中国工程院院士卢良恕
加快推進農產品加工向現代食品制造轉型
 —— 再访中国工程院院士卢良恕
建一個“照明節電的三峽工程”
 —— 对话中国工程院院士陈良惠
gdp增長不等于經濟發展
 —— 对话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牛文元
循環經濟,經濟與環境協調發展的不二選擇
 —— 对话中国工程院院士钱易
中國不能錯失生物經濟發展良機
 —— 对话中国科学院院士陈竺
相關鏈接︰讓治愈急性白血病成為可能
 —— 汜中国科学院院士陈竺
糧食單產為何下降
 —— 对话中国科学院院士李振声
高度關注華北平原地下水急劇下降
 —— 再访中国科学院院士李振声
吃飯問題,中國人能自己解決
 —— 对话中国工程院院士袁隆平
樓房為何會多米諾骨牌般倒塌
 —— 对话中国工程院院士陈肇元
對稱性︰城市分布的規律
 —— 对话中国科学院院士叶大年
再制造︰報廢裝備起死回生
 —— 对话中国工程院院士徐滨士
讓機械裝備自己給自己治“病”
 —— 再访中国工程院院士徐滨士
發動機再制造產業亟待扶植
 —— 三访中国工程院院士徐滨士
相關鏈接︰專做“表面”文章的科學家
 —— 记中国工程院院士徐滨士
中國能源戰略應多管齊下
 —— 对话中国工程院院士郑健超
制造業發展的核心是創新
 —— 对话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院士路甬祥
有三個地球也不夠我們消費
 —— 对话中国工程院院士徐匡迪
用陽光破解能源瓶頸
 —— 对话中国工程院院士张耀明
科技成果轉化為生產力難在哪里
 —— 对话中国工程院院士吴祖垲
科技創造的靈感源子人文素養
 —— 对话中国工程院院士周立伟
鍥而不舍是成功的秘訣
 —— 对话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院士王选
科研成功有五大要素
 —— 再访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院士王选
高校科技成果理應成為“搖錢樹”
 —— 对话中国工程院院士黄伯云
相關鏈接︰二十年磨一劍
 —— 记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得主黄伯云ie~
中國科研產出率為什麼這麼低
 —— 对话中国工程院外籍院士吴瑞
城市規劃不能背離科學與民主
 —— 对话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院士周干峙
農民變貧民不是中國城市化的方向
 —— 再访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院士周干峙
實用學科切不可輕視理論研究
 —— 对话中国科学院院士金展鹏
相關鏈接︰用脖子“轉動”國際相圖研究格局
 —— 记全身瘫痪的国际著名材料科学家金展鹏院士
中國汽車工業要敢于下地學走路
 —— 对话中国工程院院士郭孔辉
微型車︰節約能源的最佳選擇
 —— 对话中国工程院院士张彦仲
種出一個“綠色大慶”
 —— 对话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院士石元春
水土資源︰振興東北老工業基地的新視角
 —— 对话中国工程院院士钱正英
人類與河流須和諧相處
 —— 再访中国工程院院士钱正英
保障糧食安全須拓寬思路
 —— 对话中国科学院院士朱兆良
農業污染不容忽視
 —— 再访中国科学院院士朱兆良
中國完全有條件走創新型國家的發展道路
 —— 对话中国科学院院士白春礼
牢牢把握自主創新三要素
 —— 对话中国科学院院士王大中
中國需制定“順其自然”的整體能源戰略
 —— 对话中国工程院院士倪维斗
“數字化學習港”讓終身學習成為可能
 —— 对话中国工程院院士张尧学
相關鏈接︰興趣是創新的最大動力
 —— 记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奖获得者张尧学
高性能計算機發展面臨三大挑戰
 —— 对话中国工程院院士金怡濂
相關鏈接︰朱總理稱他是干大事的人
 —— 记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金怡濂院士
後記
章节摘录
精神力量是制勝法寶    陳建輝︰既然物質條件不是取得科技突破的充分條件,您認為最重要的是什麼?    周光召︰有了基本的工作條件,最重要的是精神力量。大到對一個國家,小到對一個人,精神力量都至關重要。芬蘭是一個小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還算是戰敗國,要承受戰爭賠償。但這樣一個國家卻在短短50多年時間里,使自己的科技和經濟競爭力近3年排到世界前兩位,並有兩年超過美國,成為世界上競爭力排名第一的國家。我想其中精神的力量非常重要。    我曾經在芬蘭深深感受了這種精神的力量。一天下午,我們去一個住在郊區的芬蘭朋友家,在整個山頭都看不見任何別的人家。讓我們大吃一驚的是到了5點多的時候,那個朋友宣布要降國旗,讓我們大家都站在門口。他告訴我,每天上班之前他要升國旗,回來後就降國旗,是完全自發的一種行動。雖然朋友工作的大學比不上哈佛或牛津有名,但卻為像諾基亞這樣的大公司培養了很多領導人才。從這位朋友身上,可以看到精神力量已經轉化為一種毅力和意志︰要讓芬蘭在世界上站起來。不需要很多口號,但那里的人們卻能夠身體力行,長期堅持不懈,已經形成一種傳統,一種風氣,一種文化。    陳建輝︰您是我國研制原子彈、氫彈的功臣,您是否認為,我國“兩彈一星”的成功,除了靠技術,最重要的還是精神力量?    周光召︰這確實是精神力量勝利的典範。“兩彈一星”研制者們高舉愛國主義的旗幟,懷著強烈的報國之志,自覺地把個人的理想與祖國的命運緊緊聯系在一起,把個人的志向與民族的振興緊緊聯系在一起。許多功成名就、才華橫溢的科學家放棄國外優厚的條件,義無反顧地回到祖國。自1950年至1957年,約有3000名留學生回國。有些科學家回歸的路途遙遠而曲折。如錢學森排除美國當局的種種干擾,在被無理滯留5年之後才回到了祖國。正是這種精神的力量才使得中國用最少的錢、最短的時間,在遠比其他國家困難的條件下,完成了“兩彈一星”的研制。    所以我認為,中國在下一個階段能不能真正站到世界的前列,除了要為我們的科學家繼續創造更好的工作和生活條件之外,最根本的還是要把年輕人在開始進入科研領域時對科學的好奇心和興趣,變成為科學而獻身的一種精神和責任,大力弘揚科學精神。    求真唯實是科學精神的精髓    陳建輝︰科學精神的內涵包括什麼?    周光召︰科學精神有許多內涵,但我認為最重要的還是求真、唯實,也就是追求真理,實事求是。    我們要追求真理,實事求是,就不能迷信權威,必須具有懷疑的精神。比如說克隆,過去權威就下過結論︰動物是不能克隆的。就在動物細胞被成功克隆的前一年,我曾經問過一些生物學家,我說植物的細胞是全能的,動物細胞為什麼不是全能的?他們說這已經有定論。而一年後,動物克隆就成功了。    我們要追求真理,實事求是,就能夠既尊重別人,又敢于學術批評。如果做到這一點,一些青年科學家的創新火花就會受到權威們更多的關注,不會胎死腹中;科學家們就不會因申請科研項目、評職稱的顧慮,而不敢挑戰權威。    我們要追求真理,實事求是,就能夠杜絕學術造假現象。    現在也有人隨意去打破成規,動不動就宣稱能打破能量守恆,諸如水變油之類。這些人連最基本的知識都沒有,也沒有科學的態度和科學的方法。打破舊的東西是有條件的,因為舊的真理在它自己的範圍內始終是真理,在其條件適合的範圍內永遠不可能被打破。如愛因斯坦要打破牛頓定律,只能在速度很高的時候才能成功,在通常的速度下,牛頓還是對的。    當然,要使一個人能夠從關心個人局部的、暫時的利益到能夠真正去追求真理、實事求是,這需要一個很長的鍛煉過程。這種精神應該從小學就開始培養。    學科交叉孕育科技突破    陳建輝︰據我所知,您多次強調學科交叉對科技突破的重要性,大力支持中科院成立了上海交叉學科研究中心。請您介紹一下其中的想法?    周光召︰先給你講個故事。DNA雙螺旋結構的發現被公認是20世紀生物學最重要的發現,發明人沃森、克里克、威爾金斯因此獲得了諾貝爾獎,其實,還有一位科學家,富蘭克林,對這一發現貢獻也很大。這四位科學家中只有沃森畢業于生物專業,克里克和威爾金斯畢業于物理專業,而富蘭克林則畢業于化學專業。他們具有不同的知識背景,同一時間在兩個不同的課題組致力于研究遺傳基因的分子結構。在既合作又競爭,充滿學術交流和爭論的環境中,發揮了各自專業的特長,為雙螺旋結構的發現做出了各自的貢獻。這是科學史上由學科交叉產生的一次重大科學成果。    為什麼說富蘭克林貢獻也很大呢?事實上,當年沃森和克里克是看了富蘭克林拍攝的DNA晶體衍射照片後,才得到了關鍵性啟發,從而贏得了重要的時間差。    陳建輝︰回顧這段充滿合作與競爭、突破與創新的歷程,我們可以得到一些什麼啟示?    周光召︰DNA雙螺旋結構的發現就是由學科交叉產生重大科技創新成果的有力例證,從中我們可以得到很多有益的啟示。一是將一個學科發展成熟的知識、技術和方法應用到另一學科的前沿,能夠產生重大的創新成果。學科交又是創新思想的源︰泉。二是科學的發現有一個知識不斷積累、認識不斷深化的過程。善于學習和鑒別,對已有的結論去粗取精,去偽存真,有選擇地繼承並且加以發展,才能做出重大創新。重大的科學發現不會孤立的出現,在它之前必然_已經有前人大量的探索,只有掌握了前人發展的全部關鍵知識,又不盲從,才能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抓住機遇,實現突破。三是要敢于競爭,更要善于合作。P3-5
后记
《与院士对话》付梓在即,一想到读者很快就会借此更多地感受科学家的睿智,我便很欣慰。    我是科学家的崇拜者,一直和科学家有着不解的心缘。    懵懵懂懂的儿时,我就知道我们陈家出了一位出色的女性——我的堂姑陈九瑛,她是新中国成立之初公派出国学习的留学生。虽然那时我对留学生的概念还模糊得没有轮廓,但既然父母有那么多的夸赞之词,留学生一定很了不起,我长大了也要成为留学生。    读小学时,知道了居里夫人,知道了她影响人类的发明,很快就成了我的另一个偶像,也有了我立志当科学家的梦想。读高中时,我把这一向往写成作文《我的理想》,还被语文老师当作范文,后面好几届学弟学妹们都感受过我那种跃然纸上的真情实感。    为了理想,我读书很努力,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次全国统考,我参加了,成绩不俗,可惜自己眼睛近视,体检中又碰上一位过于认真的大夫,和理想中的一流大学因此而失之交臂,“被读”了师范,科学家的梦想似乎已渐行渐远。    幸运的是,上帝为我打开了另一扇窗。1986年,我从学校调入经济日报社,儿时梦想又开始在心中躁动,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科教新闻部,成为一名科技记者,步入了与理想中的科学家近距离接触的行程。    曾有朋友问我,做记者这么多年,为什么一直专注于科技领域?那是因为《经济日报》提供了一个难得的平台,我可以走近一位又一位曾照亮中国甚至世界学术天空的科学家,在近距离的采访中,感受大师的风范.领悟生命的意义,心灵因此得到滋养,人生因此变得丰富。    在与诸多科学家的接触中,我曾有过疑问:为什么他们工作那么辛苦却大多长寿,年届耄耋仍思维敏捷?为什么他们谈到国计民生总是慷慨激昂,而谈及自己却轻描淡写?为什么他们为国家利益敢担风险,对个人私利却从不苟全?为什么他们穿戴大多朴素甚至落伍,而精神气质却卓尔不群?……不经意间,我在一封普通邮件中获得了答案。这份邮件来自中国工程院院士陈肇元,他对我从中国工程院官网下载的他的简历作了修改,官方评价他“在防护工程及高强混凝土结构研究中取得显著成果”,他却改为“近年来针对我国土建工程安全性与耐久性的问题,做过不少研讨”。陈院士的自我评价,使我豁然开朗,在他们眼里,世间名利不过是一片浮云,追求科学真理,担当社会责任,才是人生的真谛。人类文明因为他们的工作而进步,他们因为人类文明的进步而快乐。    人世万象,一切在变,不变的唯有对真理的追求。尽管当下学术造假已不再是新闻,但我却年复一年地耳闻目睹,一批真正的科学家仍然坚守学术精神,追求真理,实事求是,严谨治学。中国工程院院士钱正英,曾长期担任水利部门的领导工作,2006年,83岁的她向我坦言,她过去主持水利部工作时有一个失误,就是对河流的开发利用只注重了社会经济用水,而没有认识到首先应该保证河流的生态与环境需水,这个失误导致黄河断流和内陆河流如塔里木河、黑河等出现断流。我后来留意,钱正英院士不仅公开承认自己的失误以警示后人,而且不顾年事已高,先后主持中国工程院多项关于水资源战略研究的重大课题,在各种场合以各种方式呼吁:人类和河流必须和谐发展。在重大原则问题上,真正的科学家追求真理,从不文过饰非。他们的正直与严谨,同样也体现在治学过程中对一些细枝末节的一丝不苟上。中国工程院院士吴祖垲在审阅完采访稿并回复我后,又发现文中“可使发光效率提高1~2倍”掉了“白场”两字,立即再发邮件,嘱我改为“可使白场发光效率提高1~2倍”。之后,他仍不放心,怕我没注意到邮件,又亲自从遥远的陕西成阳打电话找我,直到确认“白场”两字已经加上才放心。    与科学家们接触,我还有一个重要收获,那就是这些科学家的亲身经历让我相信,爱祖国、爱人类的社会责任感不是一个形而上的命题,而是一个人成就辉煌事业的重要前提。经历过抗日战争的老一代科学家都坦承,是日本侵略者的暴行让他们刻骨铭心,从心底生发出强烈的爱祖国、爱人类的社会责任感。正是因为这份责任感,使他们能够抵御常人难以抵御的诱惑,舍弃常人难以舍弃的欲望,克服常人无法克服的困难,在科学探索的崎岖道路上,锲而不舍并取得巨大成功。王永志院士放弃儿时想当生物学家的理想,在航天科技领域默默耕耘50余载,终于和中国航天人一起把自己的航天员送上了太空;金展鹏院士以自己全身瘫痪、只有脖子能转动的病残之躯,“转动”了国际相图研究格局,成为国际材料科学领域独树一帜的“长沙金”;吴良镛院士60多年如一日,致力于让人们诗意般、画意般地栖居在大地上,成为了蜚声全球的建筑大师。    这就是我仰慕的科学家。正应了明朝思想家李贽的名言:“富莫富于常知足,贵莫贵于能脱俗;贫莫贫于无见识,贱莫贱于无骨力。”在我看来,他们就是世上最富有、最高贵、最有骨力的人。    这一切一切的感受,我不应该独享,这有悖于记者的责任。有很多很多和我怀有同一理想的人,有着和我一样的遗憾,却没有和我一样的幸运,既不能成为科学家,也不能走近科学家。我有责任让这些朋友和我一样感受科学家们的富有、高贵和骨力,更感受他们的远见卓识。如果读者在忍受这本小册子文笔拙劣之余,多多少少还是感受了科学家的风采,和我一样,在和科学家的接触中,摈弃了世俗与浮躁,获得了内心的丰富与淡定,我会很满足。    陈建辉    2011年7月记于北京
媒体关注与评论
中国在下一个阶段能不能真正站到世界的前列,除了要为我们的科学家继续创造更好的工作和生活条件之外,最根本的还是要把年轻人在开始进入科研领域时对科学的好奇心和兴趣,变成为科学而献身的一种精神和责任,大力弘扬科学精神。    ——中国科学院院士周光召    在今天的国际环境下,技术依赖远比资金依赖、市场依赖所带来的影响更加深刻和难以摆脱。跟踪模仿国外技术势必使我国逐步丧失科技和经济自主能力。因此,着力提高我国科技的原始性创新能力,应引起科技界和全社会的高度关注。    ——中国科学院院士徐冠华    今天到处“欧陆风”建筑的兴起,到处不顾条件地争请“洋”建筑师来创名牌,甚至有愈演愈烈之势,种种现象都反映了我们对中国建筑文化缺乏应有的自信。    像中国这样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家,除列入保护名册的历史名城与历史地段外,可以借题发挥大做文章的城市、地段几乎俯拾即是,就看你如何去发挥创造。     ——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院士吴良镐    农民进城仅仅是城市化的起点,而不是终点。我们既要让进城农民物质生活水平有切实的提高,又要让他们的精神文化生活有所充实,既要让他们不失业,又要让他们不失志,给他们营造一个全新的物质和精神生活家园,努力让他们成为产业工人,真正融入城市化进程。    ——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院士周千峙
编辑推荐
《与院士对话》是作者陈建辉在2003及此后几年采访40多位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的访问集结,具体包括《人类与河流须和谐相处——再访中国工程院院士钱正英》、《保障粮食安全须拓宽思路——对话中国科学院院士朱兆良》、《农业污染不容忽视——再访中国科学院院士朱兆良》等文章。
下载链接

與院士對話下載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